饮中八仙歌

[唐] 杜甫
知章骑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。
汝阳三斗始朝天,道逢麹车口流涎,
恨不移封向酒泉。
左相日兴费万钱,饮如长鲸吸百川,
衔杯乐圣称世贤。
宗之潇洒美少年,举觞白眼望青天,
皎如玉树临风前。
苏晋长斋绣佛前,醉中往往爱逃禅。
李白一斗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
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
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
挥毫落纸如云烟。
焦遂五斗方卓然,高谈雄辨惊四筵。
 《饮中八仙歌》是一首别具一格,富有特色的“肖像诗”。八个酒仙是同时代的人,又都在长安生活过,在嗜酒、豪放、旷达这些方面彼此相似。诗人以洗炼的语言,人物速写的笔法,将他们写进一首诗里,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群像图。
  八仙中首先出现的是贺知章。他是其中资格最老、年事最高的一个。在长安,他曾“解金龟换酒为乐”(李白《对酒忆贺监序》)。诗中说他喝醉酒后,骑马的姿态就象乘船那样摇来晃去,醉眼朦胧,眼花缭乱,跌进井里竟会在井里熟睡不醒。相传“阮咸尝醉,骑马倾欹,人曰:‘箇老子如乘船游波浪中’”(明王嗣奭《杜臆》卷一)。杜甫活用这一典故,用夸张手法描摹贺知章酒后骑马的醉态与醉意,弥漫着一种谐谑滑稽与欢快的情调,维妙维肖地表现了他旷达纵逸的性格特征。
  其次出现的人物是汝阳王李琎。他是唐玄宗的侄子,宠极一时,所谓“主恩视遇频”,“倍比骨肉亲”(杜甫《赠太子太师汝阳郡王琎》),因此,他敢于饮酒三斗才上朝拜见天子。他的嗜酒心理也与众不同,路上看到?车(即酒车)竟然流起口水来,恨不得要把自己的封地迁到酒泉(今属甘肃)去。相传那里“城下有金泉,泉味如酒,故名酒泉”(见《三秦记》)。唐代,皇亲国戚,贵族勋臣有资格袭领封地,因此,八人中只有李琎才会勾起“移封”的念头,其他人是不会这样想入非非的。诗人就抓着李琎出身皇族这一特点,细腻地描摹他的享乐心理与醉态,下笔真实而有分寸。
  接着出现的是李琎之。他于天宝元年,代牛仙客为左丞相,雅好宾客,夜则燕赏,饮酒日费万钱,豪饮的酒量有如鲸鱼吞吐百川之水,一语点出他的豪华奢侈。然而好景不长,开宝五载適之为李林甫排挤,罢相后,在家与亲友会饮,虽酒兴未减,却不免牢骚满腹,赋诗道:“避贤初罢相,乐圣且衔杯,为问门前客,今朝几个来?”(《旧唐书·李琎之传》)“衔杯乐圣称避贤”即化用李琎之诗句?!袄质ァ奔聪埠惹寰?,“避贤”,即不喝浊酒。结合他罢相的事实看,“避贤”语意双关,有讽刺李林甫的意味。这里抓住权位的得失这一个重要方面刻画人物性格,精心描绘李琎之的肖像,含有深刻的政治内容,很耐人寻味。
  三个显贵人物展现后,跟着出现的是两个潇洒的名士崔宗之苏晋。崔宗之,是一个倜傥洒脱,少年英俊的风流人物。他豪饮时,高举酒杯,用白眼仰望青天,睥睨一切,旁若无人。喝醉后,宛如玉树迎风摇曳,不能自持。杜甫用“玉树临风”形容宗之的俊美丰姿和潇洒醉态,很有韵味。接着写苏晋。司马迁写《史记》擅长以矛盾冲突的情节来表现人物的思想性格。杜甫也善于抓住矛盾的行为描写人物的性格特征。苏晋一面耽禅,长期斋戒,一面又嗜饮,经常醉酒,处于“斋”与“醉”的矛盾斗争中,但结果往往是“酒”战胜“佛”,所以他就只好“醉中爱逃禅”了。短短两句诗,幽默地表现了苏晋嗜酒而得意忘形,放纵而无所顾忌的性格特点。
  以上五个次要人物展现后,中心人物隆重出场了。
  诗酒同李白结了不解之缘,李白自己也说过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”(《襄阳歌》),“兴酣落笔摇五岳”(《江上吟》)。杜甫描写李白的几句诗,浮雕般地突出了李白的嗜好和诗才。李白嗜酒,醉中往往在“长安市上酒家眠”,习以为常,不足为奇?!疤熳雍衾床簧洗闭庖痪?,顿时使李白的形象变得高大奇伟了。李白醉后,更加豪气纵横,狂放不羁,即使天子召见,也不是那么毕恭毕敬,诚惶诚恐,而是自豪地大声呼喊:“臣是酒中仙!”强烈地表现出李白不畏权贵的性格?!疤熳雍衾床簧洗?,虽未必是事实,却非常符合李白的思想性格,因而具有高度的艺术真实性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杜甫是李白的知友,他把握李白思想性格的本质方面并加以浪漫主义的夸张,将李白塑造成这样一个桀骜不驯,豪放纵逸,傲视封建王侯的艺术形象。这肖像,神采奕奕,形神兼备,焕发着美的理想光辉,令人难忘。这正是千百年来人民所喜爱的富有浪漫色彩的李白形象。
  另一个和李白比肩出现的重要人物是张旭。他“善草书,好酒,每醉后,号呼狂走,索笔挥洒,变化无穷,若有神助”(《杜臆》卷一)。当时人称“草圣”。张旭三杯酒醉后,豪情奔放,绝妙的草书就会从他笔下流出。他无视权贵的威严,在显赫的王公大人面前,脱下帽子,露出头顶,奋笔疾书,自由挥洒,笔走龙蛇,字迹如云烟般舒卷自如?!巴衙甭抖ネ豕啊?,这是何等的倨傲不恭,不拘礼仪!它酣畅地表现了张旭狂放不羁,傲世独立的性格特征。
  歌中殿后的人物是焦遂。袁郊在《甘泽谣》中称焦遂为布衣,可见他是个平民。焦遂喝酒五斗后方有醉意,那时他更显得神情卓异,高谈阔论,滔滔不绝,惊动了席间在座的人。诗里刻画焦遂的性格特征,集中在渲染他的卓越见识和论辩口才,用笔精确、谨严。
  《八仙歌》的情调幽默谐谑,色彩明丽,旋律轻快,情绪欢乐。在音韵上,一韵到底,一气呵成,是一首严密完整的歌行。在结构上,每个人物自成一章,八个人物主次分明,每个人物的性格特点,同中有异,异中有同,多样而又统一,构成一个整体,彼此衬托映照,有如一座群体圆雕,艺术上确有独创性。正如王嗣奭所说:“此创格,前无所因?!彼诠诺涫柚腥肥潜鹂嬷??!?br>(何国治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黄鹤注】蔡兴宗《年谱》云天宝五载,而梁权道编在天宝十三载。按史:汝阳王天宝九载已薨,贺知章天宝三载、李适之天宝五载、苏晋开元二十二年,并已殁。此诗当是天宝间追忆旧事而赋之,未详何年?!厩恪俊缎率椤吩疲喊子牒刂?、李适之、汝阳王琎崔宗之、苏晋、张旭、焦遂,为酒中八仙人,此因杜诗附会耳。且既云天宝初供奉,又云与苏晋同游,何自相矛盾也?蔡梦弼曰:按范传正《李白新墓碑》:在长安时,时人以公及贺监、汝阳王、崔宗之、裴周南等八人为酒中八仙。公此篇无裴,岂范别有稽耶?

  知章骑马似乘船①,眼花落井水底眠②。

 ?。ù思『毓裉?。骑马若船,言醉中自得。眼花落井,言醉后忘躯。吴人善乘舟,故以比乘马)。

 ?、佟毒商剖椤罚汉刂?,会稽永兴人,自号四明狂客,又称秘书外监。醉后属辞,动成卷轴,文不加点,咸有可观。天宝三载,上疏请度为道士,还乡里,《越绝书》:“夫越水行而山处,以船为车,以楫为马?!雹凇厩恪垦刍渚?,如安眠于井底,乃极状其醉态。胡夏客谓落井水眠,当是贺监实事,或偶然失足所致。吴均《杂句》:“梦中难言见,终成乱眼花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15.html" target="_blank">张华诗:“三雅来何迟,耳热眼中花?!薄侗幼印罚骸坝啻幼嫦晒?,每大醉,辄入深渊之底,一日许乃出?!贝颂跷彼兆⑺钕?、王祥事,俱系妄撰,今削去。

  汝阳三斗始朝天①,道逢麴车口流涎②,恨不移封向酒泉③。

 ?。ㄈ烦?,醉后入朝也。见麴流涎、欲向酒泉,甚言汝阳之好酒。)

 ?、佟毒墒椤罚喝没实鄢ぷ蝇Q封汝阳郡王,与贺知章、褚庭海为诗酒之交?!侗幼印罚骸肮荛憔迫?,而清辩绮粲?!雹诤豪指陡静⌒小罚骸暗婪昵捉??!蔽何牡邸队胛庵适椤罚浩咸涯鹨晕?,甘于麴糵,道之已流■咽唾?!?,同涎。陆机诗:“目苦浊镜口流涎?!雹邸度丶恰罚壕迫こ窍掠薪鹑?,泉味如酒,故名酒泉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8188.html" target="_blank">拾遗记》:羌人姚馥嗜酒,群辈呼力渴羌,晋武帝擢为朝歌宰。辞曰:“请辞朝歌之县,长充养马为役,时赐美酒以乐余年?!钡墼唬骸俺?,纣之旧都,地有酒池,使老羌不复呼渴?!倍栽唬骸袄锨冀ト就趸?,若欢酒池之役,更为殷纣之民?!钡鄞笤?,即迁酒泉太守。此条伪苏注所引北齐王询及汉郭弘事,亦系妄撰,师氏又造为旧史拾遗之说,并无根据。

  左相日兴费万钱①,饮如长鲸吸百川②,衔杯乐圣称避贤③。

 ?。ǚ淹蚯?,言其豪侈。吸百川,状其纵饮。乐圣避贤,即述适之诗中语。)

 ?、佟毒墒椤罚豪钍手藕帽鲇?,饮酒一斗不乱,夜则燕赏,昼决公务。天宝元年,代牛仙客为左丞相,与李林甫争权不叶。五载,罢知政事,守太子少保。与亲知欢会,赋诗曰:“避贤初罢相,乐圣且衔杯。为问门前客,今朝几个来?”七月,贬宜春太守,仰药而卒。黄希曰:日费万钱,饷客之用皆出于此是也。师氏谓:唐时酒价每斗三百钱,以万钱计之,当饮三石三斗有余,误矣。据本传,但云一斗不乱耳?!督椤罚骸昂卧帐惩蚯?,犹言无下箸处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51.html" target="_blank">左思《吴都赋》:“长鲸吞航,修鲵吐浪?!蹦净逗8场罚骸坝阍蚝岷V?,突兀孤游,噏波则洪踧蹜,吹潦则百川倒流?!雹哿趿妗毒频滤獭罚骸跋伪??!薄段褐尽罚?a href="/chaxun/zuozhe/11376.html" target="_blank">醉客谓酒清者为圣人,浊者为贤人?!妒浪怠罚杭蛭脑唬骸扒氡芟吐??!?br>
  宗之萧洒美少年①,举觞白眼望青天②,皎如玉树临风前③。

 ?。ㄗ谥羧?,丰姿超逸。白眼望天,席前傲岸之状。玉树临风,醉后摇曳之态。)

 ?、佟毒墒椤罚捍拮谥?,日用之子,袭封齐国公?!独畎状罚菏逃反拮谥?,谪官金陵,与白诗酒倡和?!侗鄙揭莆摹罚骸跋羧鞒龀局??!比罱迨骸俺郎倌??!雹凇读凶印罚骸熬肮脔苑??!薄督椤罚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7.html" target="_blank">阮籍任情不羁,见礼俗之士,以白眼对之?!读凶印罚骸爸寥苏呱香矍嗵??!雹邸陡嗜场罚骸按溆袷髦啻??!薄妒浪怠罚好胂暮钚沧?,时人谓兼葭倚玉树。

  苏晋长斋绣佛前①,醉中往往爱逃禅。

 ?。ǔ终院靡?,晋非真禅,直逃禅耳。逃禅,犹云逃墨、逃杨,是逃而出,非逃而入,《杜臆》云:醉酒而悸其教,故曰逃禅。后人以学佛者为逃禅,误矣。)

 ?、佟缎绿剖椤罚核战?,珦之子。数岁知为文,房颖叔、王绍宗叹曰:“后来之王粲也?!本俳?,先天中为中书舍人。玄宗监国,所下制命多晋及贾曾稿定。屡献说言,天子嘉允。历户、吏二部侍郎,终太子庶子?!缎羟铩罚盒环蟪缧攀褪?,以长斋供养为业。徐陵《双林寺碑》:“绝粒长斋?!薄豆愫朊骷罚核?a href="/chaxun/zuozhe/876.html" target="_blank">刘义隆时,灵鹫寺有群燕共衔绣像委之堂内。据此则绣佛之制久矣。此条师氏谓晋得胡僧所绣弥勒佛事,亦属伪撰。

  李白一斗诗百篇①,长安市上酒家眠②。天子呼来不上船③。自称臣是酒中仙④。

 ?。ǘ肪瓢倨?,言白之兴豪而才敏。吴论:当时沉香亭之召,正眠酒家,白莲池之召,扶以登舟,此两述其事。酒中仙,兼述其语。)

 ?、佟缎绿剖椤罚豪畎?,兴圣皇帝九世孙。天宝初,至长安,往见贺知章。知章见其文曰:“子谪仙人也?!毖杂谛?,召见金銮殿,奏颂一篇。帝赐食,亲为调羹,有诏供奉翰林。白犹与饮徒醉于市,帝坐沉香亭子,欲得白为乐章。召人,而白已醉,左右以水颒面,稍解,援笔成文,婉丽精切。帝爱其才,数宴见。范传正《李白新墓碑》:玄宗泛白莲池,公不在宴?;驶都惹?,召公作序。时公已被酒翰苑中,命高将军扶以登舟?!妒芳恰ご居邝沾罚骸俺家欢芬嘧??!薄赌印罚褐芄涟倨?。②《晋书》:颜延之为始安郡,与渊明二万钱,悉送酒家。③【钱笺】被酒不能上船,故须扶掖登舟,非竟不上船也。旧注以船为衣领,不上船是披襟见帝,大谬。王浚表:“先臣一日上其船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462.html" target="_blank">王绩《醉乡记》:“中国以为酒仙?!?br>
  张旭三杯草圣传①,脱帽露顶王公前②,挥毫落纸如云烟③。

 ?。ㄐ袷槲舜?,故以草圣比之。脱帽露顶,醉时豪放之状。落纸云烟,得意疾书之兴。)

 ?、佟毒墒椤罚何饪ふ判裆撇菔?,好酒,每醉后,号呼狂走,索笔挥洒,变化无穷,若有神功?!豆凡埂罚盒褚崎菔?,挥笔而大叫,以头搵水墨中而书之,醒后自视,以为神异?!督鸷恰罚盒窆儆衣矢な??!逗菏椤罚褐觳┌干喜还?。王愔《文章志》:后汉张芝好草书,学崔杜之法,韦仲将谓之草圣。②《古乐府》:“少年见罗敷,脱帽着帩头?!薄逗蠛骸の饔虼罚耗宦抖ブ庑?。李颀赠旭诗:“露顶据胡床,长叫三五声?!雹鄹咴省墩魇克獭罚骸盎雍了痰??!弊谇铡对咴省肥骸暗林榱?,落纸锦粲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6.html" target="_blank">潘岳《杨荆州诔》:“翰动若飞,落纸如云?!备弑胧骸翱怪玖柙蒲??!?br>
  焦遂五斗方卓然①,高谈雄辩惊四筵②。

 ?。ㄌ嘎劬?,得于醉后,见遂之卓然特异,非沉湎于醉乡者,此诗参差多寡,句数不齐,但首尾中腰,各用两句,前后或三或四,间错成文,极变化而仍有条理。)

 ?、僭肌陡试笠ァ罚?a href="/chaxun/zuozhe/1206.html" target="_blank">陶岘,开元中家于昆山,自制三舟,客有前进士孟彦深、进士孟云卿、布衣焦遂,各置仆妾,共载游山水?!痘罚捍居邝赵唬骸芭笥呀挥?,私情相语,饮不过五六斗,竟醉矣?!薄逗骸ぴ奂汀罚骸白咳豢晒?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82.html" target="_blank">庾信诗:“高谭变白马,雄辩塞飞狐?!毙徽笆骸八捏壅捶减??!贝颂跏κ纤诔灾?,亦属妄撰。蔡绦《西清诗话》:此歌眠字、天字再押,前字三押,古未见其体。叔父叔度云:歌分八篇,人人各异,虽重押韵无害,亦周诗分章之意也。

  唐汝询曰:柏梁诗,人各说一句,八仙歌,人各记一章,特变其体耳,重韵何害。

  王嗣奭《杜臆》曰:此系创格,前古无所因,后人不能学。描写八公,各极生平醉趣,而都带仙气?;蛄骄?,或三句、四句,如云在睛空,卷舒自如,亦诗中之仙也。

  吴见思曰:此诗一人一段,或短或长,似铭似赞,合之共为一篇,分之各成一章,诚创格也。

  旧刻《分类千家注》多载伪苏注,大概以杜句为主,添设首尾,假托古人,初无其事。蔡傅卿编年千家本削去,最快。前辈如邵二泉、焦弱侯,多为伪注所惑。后来《五车韵瑞》遂引作实事。张迩可《会粹》又本《韵瑞》,且于附会古人处妄添某史,可谓巧于缘饰矣。近日吴门所刻《庾开府文集》亦误引伪注,沿讹不觉,亟当正之。此篇所引伪苏注数条,概从芟却,不使惑人。

  《容斋随笔》曰:此诗乐圣避贤,乃引李适之诗语。别本误以“避贤”为“世贤”,绝无意义?!笆馈弊钟址柑谟??!肚刂萦昵纭肥疲骸疤煊狼镌票?,从西万里风?!蔽角锾炝捎?,风从万里而来,可谓广大。而集中作“天水”,此乃秦州郡名。若用入此篇,其思致浅矣?!逗屠畋碚稍绱鹤鳌吩疲骸傲沧逑?,来诗悲早春?!闭鹌湟?,而集中作来时,殊失所谓和篇本旨。
-----------仇兆鳌 《杜诗详注》-----------

杜甫

杜甫(712年—770年),字子美,汉族,本襄阳人,后徙河南巩县。自号少陵野老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与李白合称“李杜”。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,杜甫也常被称为“老杜”。

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,被后人称为“诗圣”,他的诗被称为“诗史”。后世称其杜拾遗、杜工部,也称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
杜甫创作了《春望》《北征》《三吏》《三别》等名作。乾元二年(759年)杜甫弃官入川,虽然躲避了战乱,生活相对安定,但仍然心系苍生,胸怀国事。虽然杜甫是个现实主义诗人,但他也有狂放不羁的一面,从其名作《饮中八仙歌》不难看出杜甫的豪气干云。

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,他有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宏伟抱负。杜甫虽然在世时名声并不显赫,但后来声名远播,对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,大多集于《杜工部集》。

相关作者
[唐] 李白
李白(701年-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又号“谪仙人”,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...
[唐] 贺知章
贺知章(约659年—约744年),字季真,晚年自号四明狂客,越州永兴(今浙江杭州萧山区)人。唐代著名...
[魏晋] 陆机
陆机(261年-303年),字士衡,吴郡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西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出身吴郡陆氏,...
[唐] 李颀
李颀(690?—751?),字、号均不详,汉族,郡望赵郡(今河北赵县),河南颍阳(今河南登封)一带人...
[唐] 唐玄宗
李隆基(685年9月8日—762年5月3日),即唐玄宗,先天元年(712年)至天宝十五年(756年)...
[唐] 张旭
张旭(675年—约750年),字伯高,一字季明,汉族,唐朝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,开元、天宝时在世,曾...
[南北朝] 吴均
吴均(469~520年),字叔庠,南朝梁文学家、史学家,吴兴故鄣(今浙江安吉)人。出身贫寒,性格耿直...
[魏晋] 张华
张华(232年-300年),字茂先。范阳方城(今河北固安)人。西晋时期政治家、文学家、藏书家,西汉留...
[魏晋] 潘岳
潘安(247年―300年),即潘岳,字安仁。河南中牟人。西晋著名文学家、政治家,潘安之名始于杜甫《花...
[魏晋] 阮籍
阮籍(210年—263年),三国时期魏国诗人。字嗣宗。陈留(今属河南)尉氏人。竹林七贤之一。曾任步兵...
[魏晋] 王粲
王粲(177年—217年2月17日),字仲宣。山阳郡高平县(今山东微山两城镇)人。东汉末年文学家,“...
[魏晋] 左思
左思(约250~305),字太冲,齐国临淄(今山东淄博)人。西晋著名文学家,其《三都赋》颇被当时称颂...
[南北朝] 徐陵
徐陵(507-583年),字孝穆,东??ほ跋兀ń裆蕉俺窍兀┤?。南朝著名诗人和文学家,戎昭将军、太子...
[南北朝] 颜延之
颜延之(384~456年),字延年,南朝宋文学家。琅邪临沂(今山东临沂)人。曾祖含,右光禄大夫。祖约...
[南北朝] 庾信
庾(yǔ)信(513年—581年),字子山,小字兰成。南阳新野(今河南新野)人,南北朝时期文学家、诗...
[唐] 李适之
李适之(694年-747年),原名昌,祖籍陇西成纪,唐朝宗室、宰相,唐太宗李世民曾孙,恒山王李承乾之...
[唐] 王绩
王绩(约589—644),字无功,号东皋子,古绛州龙门县(山西万荣县通化镇,通化镇1972年由河津县...
[唐] 李适
[唐] 贾曾
[唐] 孟云卿
[唐] 刘义
[唐] 王绍宗
[唐] 苏晋
[唐] 李林甫
[唐] 陶岘
[唐] 孟彦深
[唐] 崔宗之
[宋] 王绍
[唐] 范传正
[唐] 袁郊
[唐] 少年
[唐] 吴人
[唐] 太守
[宋] 胡僧
[宋] 黄希
[宋] 乐章
[宋] 拾遗
[宋] 唐时
[宋] 周南
[宋] 醉客
[明] 金銮
[明] 唐汝询
[明] 周诗
相关诗词
单双南京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