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路难·有耳莫洗颍川水

[唐] 李白
有耳莫洗颍川水,有口莫食首阳蕨。
含光混世贵无名,何用孤高比云月?
吾观自古贤达人,功成不退皆殒身。
子胥既弃吴江上,屈原终投湘水滨。
陆机雄才岂自保?李斯税驾苦不早。
华亭鹤唳讵可闻?上蔡苍鹰何足道?
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,秋风忽忆江东行。
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?
分类标签: 唐诗三百首 人生
〔注〕
01有耳莫洗潁川水:高士傳:「堯之讓許由也,由以告巢父,巢父曰:『汝何不藏汝形,藏汝光?若非吾友也?!粨羝溻叨轮?。由悵然不自得,乃過清泠之水,洗其耳曰:『向聞貪言,負吾友矣!?!凰烊?,終身不相見。
02有口莫食首陽蕨:史記伯夷列傳:「武王已平殷亂,天下宗周,而伯夷、叔齊恥之,義不食周粟,隱於首陽山,採薇而食之?!顾麟[:「薇,蕨也?!?br> 03無名:老子:「無名之樸,亦將不欲?!?br> 07子胥既棄吳江上:子胥,伍子胥。春秋楚人。名員,父奢,兄尚,為平王所殺,子胥奔吳,仕行人,佐吳王闔廬伐楚,五戰而入楚都郢。時平王已卒, 子胥掘墓鞭屍,以報父兄之仇。闔廬伐越,傷指卒,子夫差立,伐越,大破之。越王句踐請和,夫差許之,子胥諫不聽。其後屢請謀越,亦不納。太宰嚭得越賄,讒之,夫差賜子胥屬鏤之劍,曰:「子以此死?!棺玉阒^其舍人曰:『抉吾眼懸諸吳東門,以觀越人之入滅吳也?!鼓俗詣q死,後九年,越果滅吳?!饏窃酱呵铮骸竻峭趼勛玉阒购抟?,乃使人賜屬鏤之劍,子胥...伏劍而死,吳王乃取子胥屍,盛以鴟夷(革囊也)之器,投之於江中?!箛Z.吳語:「申胥將死,曰:『而懸吾目於東門,以見越之入也?!煌鯌C曰:『孤不使大夫得有見也?!荒耸谷∩犟阒畬?,盛以鴟夷而投之於江?!?br> 08屈原:戰國楚人,名平,別號靈均,博聞強記,明於治亂,仕楚為三閭大夫。懷王重其才,靳尚輩譖而疏之,原憂愁幽思,而作離騷,冀王感悟。襄王時復用讒,謫原於江南,原作漁父諸篇以見志,尋自沉汨羅而死。
09陸機:晉吳郡人,字士衡。服膺儒術,詞藻宏麗。祖遜,父抗,世仕吳。吳亡,機閉門勤學,作辯亡論二篇,以述吳之興亡,及其祖若父之功績。太康末,與弟雲俱入洛,造太常張華。華曰:「伐吳之役,利獲二俊?!贯崾鲁啥纪醴f,受命討長沙王乂,拜大將軍,授河北大都督。軍敗被譖,穎使收機,機曰:「華亭鶴唳,可復聞乎?」遂遇害。有陸平原集。
10李斯:秦上蔡人。嘗從荀卿學。始皇既定天下,斯為丞相,定郡縣之制,下禁書令,變籀文為小篆。始皇崩,斯聽趙高計,矯詔殺扶蘇二世。二世立, 趙高用事,與斯互忌,高乃誣斯子由通盜,腰斬咸陽市,夷三族?!鹛接[:「史記曰:『李斯臨刑,思牽黃犬,臂蒼鷹,出上蔡東門,不可得矣?!弧箍冀癖臼酚浝钏箓髦?,無臂蒼鷹字,而太白詩中屢用其事,當另有所本。
13張翰:晉書卷九二張翰傳:「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,冏時秉權,‥‥‥翰因見秋風起,乃思吳中菰菜蓴羹、鱸魚膾,曰:『人生貴適志,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?』遂命駕而歸。...翰任心自適,不求當世,或謂卿乃可縱適一時,獨不為身後名邪?』答曰:『使我有身後名,不如即時一杯酒?!粫r人貴其曠達?!?br>

李白

李白(701年-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又号“谪仙人”,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,与杜甫并称为“李杜”,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。其人爽朗大方,爱饮酒作诗,喜交友。

李白深受黄老列庄思想影响,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,诗作中多以醉时写的,代表作有《望庐山瀑布》、《行路难》、《蜀道难》、《将进酒》、《梁甫吟》、《早发白帝城》等多首。

李白所作词赋,宋人已有传记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,就其开创意义及艺术成就而言,“李白词”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。

相关作者
单双南京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