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兴八首

[唐] 杜甫
玉露凋伤枫树林,巫山巫峡气萧森。
江间波浪兼天涌,塞上风云接地阴。
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。
寒衣处处催刀尺,白帝城高急暮砧。

夔府孤城落日斜,每依南斗望京华。
听猿实下三声泪,奉使虚随八月查。
画省香炉违伏枕,山楼粉堞隐悲笳。
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

千家山郭静朝晖,一日江楼坐翠微。
信宿渔人还泛泛,清秋燕子故飞飞。
匡衡抗疏功名薄,刘向传经心事违。
同学少年多不贱,五陵衣马自轻肥。

闻道长安似弈棋,百年世事不胜悲。
王侯第宅皆新主,文武衣冠异昔时。
直北关山金鼓振,征西车马羽书迟。
鱼龙寂寞秋江冷,故国平居有所思。

蓬莱宫阙对南山,承露金茎霄汉间。
西望瑶池降王母,东来紫气满函关。
云移雉尾开宫扇,日绕龙鳞识圣颜。
一卧沧江惊岁晚,几回青琐照朝班。

瞿唐峡口曲江头,万里风烟接素秋。
花萼夹城通御气,芙蓉小苑入边愁。
朱帘绣柱围黄鹤,锦缆牙樯起白鸥。
回首可怜歌舞地,秦中自古帝王州。

昆明池水汉时功,武帝旌旗在眼中。
织女机丝虚月夜,石鲸鳞甲动秋风。
波漂菰米沈云黑,露冷莲房坠粉红。
关塞极天唯鸟道,江湖满地一渔翁。

昆吾御宿自逶迤,紫阁峰阴入渼陂。
香稻啄馀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
佳人拾翠春相问,仙侣同舟晚更移。
彩笔昔游干气象,白头吟望苦低垂。
其一:
[注释](1)秋兴:秋日感兴。(2)玉露:指霜。(3)巫山巫峡:这两处均在今四川省巫山县。(4)江间:指巫峡。兼:连。(5)两开:两次开放。他日:往日。(6)一系:长系。(7)刀尺:指作衣裳的工具。(8)白帝城:在今四川省奉节县。砧:捣衣石。


[译文]秋天来了,霜降枫林,枫叶凋零败落,巫山、巫峡一带萧瑟阴森。峡中的江水波浪滔天,好像连天也一起涌过来似的,大概是边塞干戈’扰攘接着了地上的阴气吧。两度菊开,自己仍然漂泊在他乡,不禁伤感落泪,孤独的小舟,还长系着怀念故园的一颗心??!天渐渐冷了,处处有人移动刀尺在赶制过冬的寒衣,晚上从白帝城的高处传来急促的捣衣裳的砧杵声。

其三:
[注释](1)翠微:青的山。(2)信宿:再宿。(3)匡衡:字雅圭,汉朝人??故瑁褐赋甲佣杂诰蛲⒁橛兴种?,上疏极谏。(4)刘向:字子政,汉朝经学家。(5)轻肥:即轻裘肥马。


[译文]白帝城里千家万户静静地沐浴在秋日的朝晖中,我天天去江边的楼上,坐着看对面青翠的山峰。连续两夜在船上过夜的渔人,仍泛着小舟在江中漂流,虽已是清秋季节,燕子仍然展翅飞来飞去,汉朝的匡衡向皇帝直谏,他把功名看得很淡薄,刘向传授经学,怎奈事不遂心。古人尚且如此,我更是不必说了,年少时一起求学的同学大都已飞黄腾达了,他们在长安附近的五陵,穿轻裘,乘肥马,过着富贵的生活。

其五:
[注释](1)蓬莱:宫殿名。南山:终南山。(2)承露:即承露盘。金茎:铜柱。(3)雉尾:指用雉(野鸡)尾羽制成的供皇帝上朝时用以障面的羽扇。


[译文]蓬莱宫正对着巍峨的终南山,承露盘内的金柱高高地耸立在云霄间。西望瑶池,怀疑是王母降落人间,从东边来的祥瑞紫气充满了函谷关?;噬狭俪?,用以障面的雉尾羽扇慢慢移开,日光照射在皇上穿的绣有龙鳞的衣服上,闪闪发光,我有幸看见了圣上的容颜。自己卧病沧江,一觉醒来,惊奇地发现已经暮年岁晚,几次回想到青琐宫门,也曾点过朝班??!

其七:
[注释](1)昆明池:汉时所开,武帝演练水战之处。(2)织女:指石刻的织女。需夜月:空对夜月。(3)石鲸:石头凿的鲸鱼。(4)菰米:又叫菰菜,即菱白。(5)莲房:莲蓬。坠粉红:指荷花凋谢。(6)鸟道:鸟飞之道,形容道路险要难行。


[译文]见了昆明池的水,就想起汉朝立下的功劳,武帝军队的旌旗仿佛出现在我眼前。池边石刻的织女不能织布,空对着夜月,石刻的鲸鱼似乎在秋风中舞动着鳞甲。菰米漂浮在水面上,沉沉的一片,如天上一片黑云,球露之下的莲蓬颤抖着,荷花早已凋谢。关塞上烽火连天,路途不通,惟有偏僻的小路可走,江湖满地之广,一身飘泊无依,如同泛舟于江上的渔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《秋兴》八首是大历元年(766)杜甫五十五岁旅居夔州时的作品。它是八首蝉联、结构严密、抒情深挚的一组七言律诗,体现了诗人晚年的思想感情和艺术成就。

  持续八年的安史之乱,至广德元年(763)始告结束,而吐蕃、回纥乘虚而入,藩镇拥兵割据,战乱时起,唐王朝难以复兴了。此时,严武去世,杜甫在成都生活失去凭依,遂沿江东下,滞留夔州。诗人晚年多病,知交零落,壮志难酬,心境是非常寂寞、抑郁的?!肚镄恕氛庾槭?,融铸了夔州萧条的秋色,清凄的秋声,暮年多病的苦况,关心国家命运的深情,悲壮苍凉,意境深闳。

  这组诗,前人评论较多,其中以王嗣奭《杜臆》的意见最为妥切。他说:“秋兴八首,以第一首起兴,而后七首俱发中怀;或承上,或起下,或互相发,或遥相应,总是一篇文字……”可见八首诗,章法缜密严整,脉络分明,不宜拆开,亦不可颠倒。从整体看,从诗人身在的夔州,联想到长安;由暮年飘零,羁旅江上,面对满目萧条景色而引起国家盛衰及个人身世的感叹;以对长安盛世胜事的追忆而归结到诗人现实的孤寂处境、今昔对比的哀愁。这种忧思不能看作是杜甫一时一地的偶然触发,而是自经丧乱以来,他忧国伤时感情的集中表现。目睹国家残破,而不能有所作为,其中曲折,诗人不忍明言,也不能尽言。这就是他所以望长安,写长安,婉转低回,反复慨叹的道理。

  为理解这组诗的结构,须对其内容先略作说明。第一首是组诗的序曲,通过对巫山巫峡的秋色秋声的形象描绘,烘托出阴沉萧森、动荡不安的环境气氛,令人感到秋色秋声扑面惊心,抒发了诗人忧国之情和孤独抑郁之感。这一首开门见山,抒情写景,波澜壮阔,感情强烈。诗意落实在“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”两句上,下启第二、三首。第二首写诗人身在孤城,从落日的黄昏坐到深宵,翘首北望,长夜不寐,上应第一首。最后两句,侧重写自己已近暮年,兵戈不息,卧病秋江的寂寞,以及身在剑南,心怀渭北,“每依北斗望京华”,表现出对长安的强烈怀念。第三首写晨曦中的夔府,是第二首的延伸。诗人日日独坐江楼,秋气清明,江色宁静,而这种宁静给作者带来的却是烦扰不安。面临种种矛盾,深深感叹自己一生的事与愿违。第四首是组诗的前后过渡。前三首诗的忧郁不安步步紧逼,至此才揭示它们的中心内容,接触到“每依北斗望京华”的核心:长安象“弈棋”一样彼争此夺,反复不定。人事的更变,纲纪的崩坏,以及回纥、吐蕃的连年进犯,这一切使诗人深感国运大非昔比。对杜甫说来,长安不是个抽象的地理概念,他在这唐代的政治中心住过整整十年,深深印在心上的有依恋,有爱慕,有欢笑,也有到处“潜悲辛”的苦闷。当此国家残破、秋江清冷、个人孤独之际,所熟悉的长安景象,一一浮现眼前?!肮使骄佑兴肌币痪涮舫鲆韵滤氖?。第五首,描绘长安宫殿的巍峨壮丽,早朝场面的庄严肃穆,以及自己曾得“识圣颜”至今引为欣慰的回忆。值此沧江病卧,岁晚秋深,更加触动他的忧国之情。第六首怀想昔日帝王歌舞游宴之地曲江的繁华。帝王佚乐游宴引来了无穷的“边愁”,清歌曼舞,断送了“自古帝王州”,在无限惋惜之中,隐含斥责之意。第七首忆及长安的昆明池,展示唐朝当年国力昌盛、景物壮丽和物产富饶的盛景。第八首表现了诗人当年在昆吾、御宿、渼陂春日郊游的诗意豪情?!安时饰粼善蟆?,更是深刻难忘的印象。

  八首诗是不可分割的整体,正如一个大型抒情乐曲有八个乐章一样。这个抒情曲以忧念国家兴衰的爱国思想为主题,以夔府的秋日萧瑟,诗人的暮年多病、身世飘零,特别是关切祖国安危的沉重心情作为基调。其间穿插有轻快欢乐的抒情,如“佳人拾翠春相问,仙侣同舟晚更移”;有壮丽飞动、充满豪情的描绘,如对长安宫阙、昆明池水的追述;有表现慷慨悲愤情绪的,如“同学少年多不贱,五陵衣马自轻肥”;有极为沉郁低回的咏叹,如“关塞极天惟鸟道,江湖满地一渔翁”、“白头吟望苦低垂”等。就以表现诗人孤独和不安的情绪而言,其色调也不尽相同?!敖洳ɡ思嫣煊?,塞上风云接地阴”,以豪迈、宏阔写哀愁;“信宿渔人还泛泛,清秋燕子故飞飞”,以清丽、宁静写“剪不断、理还乱”的不平静的心绪。总之,八首中的每一首都以自己独特的表现手法,从不同的角度表现基调的思想情绪。它们每一首在八首中又是互相支撑,构成了整体。这样不仅使整个抒情曲错综、丰富,而且抑扬顿挫,有开有阖,突出地表现了主题。王船山对此说:“八首如正变七音旋相为宫而自成一章,或为割裂,则神态尽失矣?!保ā洞揭攀椤ぬ剖姥 肪硭模?br>
  《秋兴》八首中,杜甫除采用强烈的对比手法外,反复运用了循环往复的抒情方式,把读者引入诗的境界中去。组诗的纲目是由夔府望长安──“每依北斗望京华”。组诗的枢纽是“瞿塘峡口曲江头,万里风烟接素秋”。从瞿塘峡口到曲江头,相去遥远,诗中以“接”字,把客蜀望京,抚今追昔,忧邦国安?!种指丛痈星榻恢梢桓錾詈褡忱囊帐蹙辰?。第一首从眼前丛菊的开放联系到“故园”。追忆“故园”的沉思又被白帝城黄昏的四处砧声所打断。这中间有从夔府到长安,又从长安回到夔府的往复。第二首,由夔府孤城按着北斗星的方位遥望长安,听峡中猿啼,想到“画省香炉”。这是两次往复。联翩的回忆,又被夔府古城的悲笳所唤醒。这是第三次往复。第三首虽然主要在抒发悒郁不平,但诗中有“五陵衣马自轻肥”,仍然有夔府到长安的往复。第四、五首,一写长安十数年来的动乱,一写长安宫阙之盛况,都是先从对长安的回忆开始,在最后两句回到夔府。第六首,从瞿塘峡口到曲江头,从目前的万里风烟,想到过去的歌舞繁华。第七首怀想昆明池水盛唐武功,回到目前“关塞极天惟鸟道”的冷落。第八首,从长安的“昆吾……”回到“白头吟望”的现实,都是往复。循环往复是《秋兴》的基本表现方式,也是它的特色。不论从夔府写到长安,还是从追忆长安而归结到夔府,从不同的角度,层层加深,不仅毫无重复之感,还起了加深感情,增强艺术感染力的作用,真可以说是“毫发无遗憾,波澜独老成”(《赠郑谏议十韵》)了。

  情景的和谐统一,是抒情诗里一个异常重要的方面?!肚镄恕钒耸卓伤凳且桓黾玫姆独?。如“江间波浪兼天涌,塞上风云接地阴”,波浪汹涌,仿佛天也翻动;巫山风云,下及于地,似与地下阴气相接。前一句由下及上,后一句由上接下。波浪滔天,风云匝地,秋天萧森之气充塞于巫山巫峡之中。我们感到这两句形象有力,内容丰富,意境开阔。诗人不是简单地再现他的眼见耳闻,也不是简单地描摹江流湍急、塞上风云、三峡秋深的外貌特征,诗人捕捉到它们内在的精神,而赋予江水、风云某种性格。这就是天上地下、江间关塞,到处是惊风骇浪,动荡不安;萧条阴晦,不见天日。这就形象地表现了诗人的极度不安,翻腾起伏的忧思和胸中的郁勃不平,也象征了国家局势的变易无常和臲硊不安的前途。两句诗把峡谷的深秋,诗人个人身世以及国家丧乱都包括在里面。这种既掌握景物的特点,又把自己人生经验中最深刻的感情融会进去,用最生动、最有概括力的语言表现出来,这样景物就有了生命,而作者企图表现的感情也就有所附丽。情因景而显,景因情而深。语简而意繁,心情苦闷而意境开阔(意指不局促,不狭窄)。苏东坡曾说:“赋诗必此诗,定知非诗人”(《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》),确实是有见识、有经验之谈。

  杜甫住在成都时,在《江村》里说“自去自来堂上燕”,从栖居草堂的燕子的自去自来,表现诗人所在的江村长夏环境的幽静,显示了诗人漂泊后,初获暂时安定生活时自在舒展的心情。在《秋兴》第三首里,同样是燕飞,诗人却说:“清秋燕子故飞飞?!笔巳杖战ザ雷?,百无聊赖中看着燕子的上下翩翩,燕之辞归,好象故意奚落诗人的不能归,所以说它故意飞来绕去。一个“故”字,表现出诗人心烦意乱下的着恼之情。又如“瞿塘峡口曲江头,万里风烟接素秋”,瞿塘峡在夔府东,临近诗人所在之地,曲江在长安东南,是所思之地?;粕抖攀怠罚骸岸浞置髟诖说厮急说囟?,却只写景。杜诗至化处,景即情也”,不失为精到语。至如“花萼夹城通御气,芙蓉小苑入边愁”的意在言外;“鱼龙寂寞秋江冷”的写秋景兼自喻;“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”的纯是写景,情也在其中。这种情景交融的例子,八首中处处皆是。

  前面所说的情景交融,是指情景一致,有力地揭示诗人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所产生的艺术效果。此外,杜甫善于运用壮丽、华美的字和词表现深沉的忧伤?!肚镄恕防?,把长安昔日的繁华昌盛描绘得那么气象万千,充满了豪情,诗人早年的欢愉说起来那么快慰、兴奋。对长安的一些描写,不仅与回忆中的心情相适应,也与诗人现实的苍凉感情成为统一不可分割、互相衬托的整体。这更有助读者体会到诗人在国家残破、个人暮年漂泊时极大的忧伤和抑郁。诗人愈是以满腔热情歌唱往昔,愈使人感受到诗人虽老衰而忧国之情弥深,其“无力正乾坤”的痛苦也越重。

  《秋兴》八首中,交织着深秋的冷落荒凉、心情的寂寞凄楚和国家的衰败残破。按通常的写法,总要多用一些清、凄、残、苦等字眼。然而杜甫在这组诗里,反而更多地使用了绚烂、华丽的字和词来写秋天的哀愁。乍看起来似和诗的意境截然不同,但它们在诗人巧妙的驱遣下,却更有力地烘托出深秋景物的萧条和心情的苍凉。如“蓬莱宫阙”、“瑶池”、“紫气”、“云移雉尾”、“日绕龙鳞”、“珠帘绣柱”、“锦缆牙樯”、“武帝旌旗”、“织女机丝”、“佳人拾翠”、“仙侣同舟”……都能引起美丽的联想,透过字句,泛出绚丽的光彩??墒窃诙鸥Φ谋氏?,这些词被用来衬托荒凉和寂寞,用字之勇,出于常情之外,而意境之深,又使人感到无处不在常情之中。这种不协调的协调,不统一的统一,不但丝毫无损于形象和意境的完整,而且往往比用协调的字句来写,能产生更强烈的艺术效果。正如用“笑”写悲远比用“泪”写悲要困难得多,可是如果写得好,就把思想感情表现得更为深刻有力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的《丽辞》篇中讲到对偶时,曾指出“反对”较“正对”为优。其优越正在于“理殊趣合”,取得相反相成、加深意趣、丰富内容的积极作用。运用豪华的字句、场面表现哀愁、苦闷,同样是“理殊趣合”,也可以说是情景在更高的基础上的交融。其间的和谐,也是在更深刻、更复杂的矛盾情绪下的统一。

  有人以为杜甫入蜀后,诗歌不再有前期那样大气磅礴、浓烈炽人的感情。其实,诗人在这时期并没消沉,只是生活处境不同,思想感情更复杂、更深沉了。而在艺术表现方面,经长期生活的锻炼和创作经验的积累,比起前期有进一步的提高或丰富,《秋兴》就是明证。

 ?。ǚ胫榆浚?br>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黄鹤、单复俱编在大历元年,诗云“丛菊两开”,盖自永泰元年秋至云安,大历元年秋在夔州,是两见菊开也?!厩恪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6.html" target="_blank">潘岳有《秋兴赋》,遂以名篇。吴论:秋兴者,遇秋而遣兴也,敌八首写秋字意少,兴字意多。

  玉露调伤枫树林①,巫山巫峡气萧森②。江间波浪兼天涌③,塞上风云接地阴④。丛菊两开他日泪⑤,孤舟一系故园心⑥。寒衣处处催刀尺⑦,白帝城高急暮砧⑧。

 ?。ㄊ渍?,对秋而伤羁旅也。上四因秋托兴,下四触景伤情?!厩恪渴渍?,秋兴之发端也。江间塞上,状其悲壮。丛菊孤舟,写其凄紧。末二句结上生下,故即以夔府孤城次之。工维桢曰:江间承峡,塞上承山,菊开山际,舟系江中,四句错综相应?!竟俗ⅰ坎ɡ嗽诘囟患嫣?,风云在天而曰接地,极言阴晦萧森之状?!厩恪看跃樟娇?,即公《客舍》诗“南菊再逢人病卧”。孤舟一系,即公《九日》诗“系舟身万里”?!局熳ⅰ抗临缫丫?,时舣舟以俟出峡,故再见菊开,仍陨他日之泪,而孤舟乍系,辄动故园之心。他日,言往时。故园,指樊川?!抖乓堋罚捍跃展轮?,目所见。刀尺暮砧,耳所闻?!竟俗ⅰ看叩冻?,制新衣。急暮砧,捣旧衣。曰催曰急,见御寒者有备,客子无衣??墒て嗑??!厩恪恳越谠虺?,以地则高城,以时则薄暮,刀尺苦寒,急砧促别,末句标举兴会,略有五重,所谓嵯峨萧瑟,真不可言。范梈曰:作诗实字多则健,虚字多则弱,如此诗“丛菊”“孤舟”一联,语亦何尝不健。)

 ?、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367.html" target="_blank">李密《感秋》诗:“金风荡佳节,玉露凋晚林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61.html" target="_blank">沈约诗:“暮节易调伤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7.html" target="_blank">阮籍诗:“湛湛长江水,上有枫树林?!雹诹涸凼骸拔咨轿紫砍??!薄端ⅰ罚航?,东径新崩滩,其下十余里有大巫山,非惟三峡所无,乃当抗峰岷峨,偕岭衡疑,其间首尾一百六十里,谓之巫峡,盖因山为名也。三峡七百里中,两岸连山,略无阙处,自非亭午夜分,不见曦月。张协诗:“荒楚郁萧森?!雹塾菅资骸叭讲ɡ烁??!薄蹲印罚骸暗兰嬗谔??!雹堋?a href="/chaxun/zuozhe/5584.html" target="_blank">陈泽州注】塞上,即指夔州,《夔府书怀》诗“绝塞乌蛮北”,《白帝城楼》诗“城高绝塞楼”可证。蔡琰《胡笳》:“塞上黄蒿兮,枝枯叶干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82.html" target="_blank">庾信诗:“秋气风云高?!焙何涞邸堵刍茨贤跏椤罚骸凹侍旖拥??!雹菡判骸扒崧镀艽跃??!雹尢涨贝牵骸盎蛎沓?,或棹孤舟?!庇菅资骸胺窖诠试办??!雹摺蹲右垢琛罚骸昂律形戳?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68.html" target="_blank">王台卿诗:“处处动春心?!薄豆攀怪偾淦蕖罚骸白笫殖值冻??!雹噔仔攀?,“秋砧调急节?!蓖跛脢]曰:《秋兴》八章,以第一起兴,而后章俱发隐衷,或起下、或承上、或互发、或遥应,总是一篇文字。又云:首章发兴四句,便影时事,见丧乱凋残景象。后四句、乃其悲秋心事。此一首便包括后七首。而故园心。乃画龙点睛处。至四章故国思,读者当另着眼,易家为国,其意甚远。后面四章,又包括于其中。如人主之荒淫,盛衰倚伏,景物之繁华,人情之佚豫,皆能召乱。平居思之,已非一日,今漂泊于此,止有头白低垂而已。此中情事,不忍明言,不能尽言,人当自得于言外也。

  黄生曰:杜公七律当以《秋兴》为裘领,乃公一生心神结聚之所作也。八首之中,难为轩轻,长安一幸,乃文章之过渡。
其二
夔府孤城落日斜①,每依北斗望京华②。听猿实下三声泪③,奉使虚随八月搓④?;∠懵シ恝?,山楼粉堞隐悲笳⑥。请看石上藤萝月⑦,已映洲前芦荻花⑧。

 ?。ǘ?,言夔州暮景。依斗在初夜之时,看月在夜深之候,此上下层次也。亦在四句分截。京华不可见,徒听猿声而怅随搓,曷胜凄楚,以故伏枕闻笳,卧不能寐,起视月色于洲前耳?!境略笾葑ⅰ慷攀鞍椎圪缰莞饕斐恰?,白帝在东,夔府在西?!厩恪恳蓝吠?,此句为八章之骨。重章叠文,不出于此,皎然所谓截断众流句也。每依、言无夕不然?!抖乓堋罚壕┗?,即故园所在,望而不见,奚能不悲?听猿堕泪,身历始觉其真,故曰实下。孤舟长系,有似乘槎不返,故曰虚随。香烛直省,卧病远违,堞对山楼,悲笳隐动,皆写日落后情景。萝间之月,忽映洲花,不觉良宵又度矣。听猿、悲笳,俱言暮景。八月、芦荻,点还秋景。

 ?、佟毒商剖椤罚赫旯凼哪?,夔州为都督府。督归、夔、忠、万、涪、渝、南七州。王褒诗:“秋色照孤城?!绷涸凼骸拔魃铰淙招??!雹诎矗赫圆塘阶⒕阍?,秦城上直北斗,长安在夔州之北,故瞻依北斗而望之?;蛞ぐ渤潜蔽倍沸握?,非是?!境略笾葑ⅰ刻迫硕嘤帽倍?,如平临北斗之类,公诗多用北斗,如“秦城北斗边”之类,郭璞诗:“京华游侠窟?!雹鄯κ骸疤撤解忉?,闻濑始知川?!薄端ⅰ罚骸懊恐燎绯跛?,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,属引凄异,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,故渔者歌曰: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?!毕纛骸氨鹩腥?,沾裳竟不穷?!薄拘煸鲎ⅰ勘臼翘橙迪吕?,拘于声律,故为实下三声泪。④李陵书:“丁年奉使,皓首而归?!薄恫┪镏尽罚骸敖腥司雍d菊?,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,人有奇志,乘槎而去,十余月至一处,有城郭状,宫中有织妇,见一丈夫牵牛渚次饮之,因问此是何处,答曰:访严君平则知之。因还。至蜀,问君平,曰:某年某月,有客星犯牵牛宿。计其年月,正是此人到天河时也?!庇帧毒3晔奔恰吩睾何涞哿钫佩故勾笙?,寻河源,乘槎经月而至一处。下文所云,与《博物志》同。今按:严武为节度使,公曾入幕参谋,故有奉使虚随句。八月槎,用严君平在蜀事。奉使,参用张骞出使事。⑤沈佺期诗:“累年同画省?!薄逗汗僖恰罚荷惺槭≈?,皆以胡粉涂壁,紫青界之,画古列士,重行书赞。尚书郎更直于建礼门内,台给青缣白绫被,或锦被帏帐茵褥通中枕。女侍史二人,皆选端正,执香烛烧薰,从入台中,护衣服?!妒罚骸罢纷??!雹拚盆唬荷铰?,即所寓西阁也。孔德绍诗:“云叶掩山楼?!薄旧圩ⅰ砍巧吓?,饰以垩土,故曰粉堞。梁简文帝诗:“平江含粉堞?!蔽何牡邸队胛庵适椤罚骸氨瘴⒁鳌??!竟俗ⅰ亢司砺抖抵?,谓之笳箫,似觱篥而无孔。⑦鲍博士联句:“彷佛藤萝月,缤纷篁雾阴?!雹嗬指段谝固洹罚骸鞍土耆?,芦荻齐如麻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676.html" target="_blank">徐渭以藤萝、芦荻分夏秋,未合。

  唐人七律,多在四句分截,杜诗于此法更严。张性《演义》拈夔府京华作主,以听猿山楼应夔府,以奉使画省应京华,逐层分顶。说似整齐,然未知杜律章法,而琐琐配合,全非作者本意。后面长安、蓬莱、昆明、昆吾四章,旧注各从六句分段,俱未合格。今照四句截界,方见章法也。

  其三

  千家山郭静朝晖①,日日江楼坐翠微②。信宿渔人还泛泛③,清秋燕子故飞飞④??锖饪故韫γ、?,刘向传经心事违⑥。同学少年多不贱⑦,五陵衣马自轻肥⑧。

 ?。ㄈ?,言夔州朝景。上四咏景,下四感怀。秋高气清,故朝晖冷静。山绕楼前,故坐对翠微。渔人、燕子,即所见以况己之淹留?!抖乓堋罚褐鄯貉喾?,此人情物性之常,旅人视之,偏觉增愁,曰还、曰故,厌之也?!旧圩ⅰ抗⒙劬?a href="/chaxun/zuozhe/1145.html" target="_blank">房琯忤旨,几被戮辱,此功名不若衡也。公尝待制集贤院试,后送隶有司,此传经不如向也?!驹蹲ⅰ靠锖饪故?,刘向传经,上四字一读。功名薄,心事违,属公自慨?!竟俗ⅰ客倌?,不过志在轻肥,见无关于轻重也?!厩恪咳?,正申秋兴名篇之意,古人所谓文之心也。末句五陵,起下长安。)

 ?、佟?a href="/chaxun/zuozhe/8188.html" target="_blank">拾遗记》:“千家万户之书?!毙幻x诗:“还望青山郭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138.html" target="_blank">陆机诗:“扶桑升朝晖”。②庾信诗:“石岸似江楼?!薄抖攀琛罚荷狡噻紊淮湮?,凡山远望则翠,近之则翠渐微。旧本作日日,乃起下还泛泛、故飞飞,但嫌重字太多。吕东莱作百处江楼,与千家山郭相对,但句法似板。若作每日江楼,仍是对起,而兼能起下矣。③《诗》:“于汝信宿?!弊ⅲ骸霸偎拊恍??!毙旆檬骸坝嫒嗣跃善??!薄妒罚骸胺悍貉镏??!雹芤笾傥氖骸岸烙星迩锶?,能使高兴尽?!惫攀骸扒锶ゴ夯顾嘧??!薄段牟勇肌罚貉嘧又燎锷缒巳?,仲春复来。谢灵运诗:“飞飞燕弄声?!币怨识曰?,是依旧之词,非故意之谓?;蛞蹲庸妗肥肮首靼说汀?,未合。⑤《匡衡传》:元帝初即位,有日食地震之变,上问以政治得失。衡数上疏,陈便宜,上悦其言,迁衡为光禄大夫、太子少傅?!督獬啊罚骸岸揽煽故?,时道是非?!甭交冻じ栊小罚骸暗薰γ??!雹蕖肚昂骸ち跸虼罚撼傻奂次?,诏向领校中五经秘书。河平中,子歆受诏,与父领校秘书。哀帝时,歆复领五经,卒父前业。刘歆《责太常书》:“考学官传经?!敝芎胝骸凹壬四晷鞔?,复嗟心事违?!薄净粕ⅰ亢?,向皆历事两朝,故借以自比。⑦同学少年,谓小时同学之辈?!读信罚好献谏儆窝?,与同学共处。鲍照诗:“忆昔少年时?!雹唷段鞫几场罚骸氨碧魑辶??!弊⒃疲骸俺ち?、安陵、阳陵、茂陵、平陵也?!薄竟俗ⅰ亢和胶澜苊矣谥盍?,故五陵为豪侠所聚。范云诗:“傧从皆珠玳,裘马悉轻肥?!痹蛔郧岱?,见非己所关心。

  朱鹤龄曰:前三章,俱主夔州。后五章,乃及长安事。

  泽州陈冢宰廷敬曰:前三章,详夔州而略长安。后五章,详长妄而略夔州。次第秩然。

  其四

  闻道长安似弈棋①,百年世事不胜悲②。王侯第宅皆新主③,文武衣冠异昔时④。直北关山金鼓震,征西车马羽书驰⑤。鱼龙寂寞秋江冷⑥,故国平居有所思⑦。

 ?。ㄋ恼?,回忆长安,叹其洊经丧乱也。上四伤朝局之变迁,下是忧边境之侵逼。故国有思,又起下四章?!抖乓堋罚撼ぐ惨黄朴诼簧?,再陷于吐蕃,如弈棋迭为胜负,即此百年中而世事有不胜悲者。百年,谓开国至今?!旧圩ⅰ客鹾钪?,委弃奔窜,第宅易为新主矣。文武之官,侥幸滥进,衣冠非复旧时矣。北忧回纥,西患吐蕃,事在广德、永泰间?;蛑赴彩酚嗄跷笨苷?,非?!竟俗ⅰ坑兴?,从寂寞来,故国平居之事,当秋江寂寞,而历历堪思也。秋江二字,点秋兴意?!抖乓堋罚核脊使骄?,并思其致乱之由。易故园心为故国思者,见孤舟所系之心,为国非为家也。其意加切矣。

 ?、佟蹲蟠罚禾逦淖釉唬骸敖衲邮泳?,不如弈棋,其何以免乎?”②金俊明曰:自高祖开国,至大历之初,为百年?!蹲蟠罚盒劣性唬骸安患鞍倌?,其为戎乎?”李陵《答苏武书》,“世事谬矣?!薄妒浪怠罚骸巴跞直蛔允??!雹酃攀骸巴鹾疃嗟谡??!薄厩恪刻毂χ?,京师堂寝已极宏丽,而第宅未甚逾制,然卫国公李靖庙已为嬖人杨氏矣。及安史作逆之后,大臣宿将竞崇栋宇,人谓之木妖。④《后汉书》传赞:上方欲用文武?!豆┐罚阂鹿谥钊?。唐中宗授杨再思制:衣冠旧齿。衣冠,指缙绅望族?!厩恪啃诔栊呸?,而肃宗信任中官,俾居朝右,是文武衣冠皆异于昔时矣。⑤【陈泽州注】广德元年,吐蕃入寇,陷长安,二年,仆固怀恩引回纥、吐蕃入寇。又吐蕃寇醴泉奉天,党项羌寇同州,浑、奴刺寇整厔。是时西北多事,故金鼓震而羽书驰?;蛭酵罗氤ぐ彩?,征天下兵莫至,故曰羽书迟,非也。陈又云:公诗“愁看北直是长安”,指夔州之北,此云“直北关山金鼓震”,指长安之北?!斗忪椤罚阂蚱渲北?立五帝坛。乐府有《度关山曲》?!督椤?a href="/chaxun/zuozhe/87.html" target="_blank">刘琨传》:金鼓振於河曲。崔亭伯诗:“戎马鸣兮金鼓震?!薄逗蠛菏椤罚悍胍彀菡魑鞔蠼??!逗亲印罚骸俺德聿黄1子谠斗??!薄冻捍呵铩罚瑚舨挤?,羽书至?!肚昂骸は⒎蚬罚壕榻怀鄱?,羽檄重迹而狎至。⑥《水经注》:鱼龙以秋日为夜。龙秋分而降,蛰寝于渊,故以秋为夜也?!冻恰罚骸耙凹拍湮奕?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977.html" target="_blank">吴筠诗:“风起秋江上?!雹呱:胙颉肚胩锫痔ㄗ唷罚骸敖怨使??!比罴骸澳钗移骄邮??!庇郑骸暗歉哂兴?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4299.html" target="_blank">钱谦益曰:肃宗收京后,委任中人,中外多故,公不以移官僻远,憗置君国之忧,故有长安世事之感?!懊恳辣倍吠┗?,”情几乎此。白帝城高,目瞻故国,兼天波浪,身近鱼龙,曰“平居有所思”,殆欲以沧江遗老,奋袖屈指,覆定百年举棋之局。非徒伤晼晚,如昔人愿得入帝京而已。泽州陈廷敬曰:故国平居有所思,犹云“历历开元事,分明在目前”。此章末句,结本章以起下数章。

  黄生曰:下四章,皆故国事,特详言之以舒其悲感耳?;蛭皆⒓ッ骰噬裣捎窝缥涔χ?,是犹其人方痛哭流涕,而诬其嬉笑怒骂,岂情也哉?

  其五

  蓬莱高阙对南山①,承露金茎霄汉间②。西望瑶池降王母③,东来紫气满函关④。云移雉尾开宫扇,日绕龙鳞识圣颜⑤。一卧沧江惊岁晚⑥,几回青琐点朝班⑦。

 ?。ㄎ逭?,思长安宫阙,叹朝宁之久违也。上四,记殿前之景。下四,溯入朝之事。官在龙首冈,前对南山,西眺瑶池,东瞰函关,极言气象之巍峨轩敞。而当时崇奉神仙之意,则见于言外?!厩恪恳俏郎现?,公以布衣召见,所谓“往时文彩动人主”也。末句朝班,方及拾遗移官之事。赵大纲曰:雉扇数开,望之如云也。龙颜日映,就之如日也?!境略笾葑ⅰ看耸傲涫敲骰适笔?。一卧沧江,是代宗时事,青琐朝班,是肃宗时事。前言天宝之盛,陡然截住,陡接末联,他人为此,中间当有几许繁絮矣。卧沧江,病夔州。惊岁晚,感秋深。几回青琐,言立朝止几度也。此章用对结,未两章亦然。

 ?、佟短苹嵋罚捍竺鞴?,龙朔三年号曰蓬莱宫,北据高原,南望爽垲,每天晴日朗,南望终南山如指掌,京城坊市街陌如在槛内?!队郝肌罚鹤缘し锩疟?,则有含元殿,又北则有宣政殿,又北则有紫宸殿,三殿南北相沓,皆在山上,至紫宸又北而为蓬莱,则山势尽矣。丰存礼云:宫阙,旧本作仙阙为是,与下文宫扇不犯重?!抖乓堋反又?。今按:宫,当作高,盖字近而讹耳。陆机《洛记》:“高阙十二间?!卑噫己酶常骸暗潜∏诠谫?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4728.html" target="_blank">班固《西都赋》:“抗仙掌以承露,攫双立之金茎?!弊ⅲ骸敖鹁?,铜柱也?!薄境略笾葑ⅰ亢何涑新锻?,在建章宫西,建章宫,在长安城外西北隅。唐东内在京城东北,不闻有承露盘事。此盖言唐开、宝宫阙之盛。又以明皇好道,故以蓬莱承露、瑶池紫气,连类言之,不必实有金茎?!毒缣嘎肌罚骸昂?,国初建造,仰观玉座,如在霄汉?!雹邸境伦ⅰ刻乒魅缃鹣?、玉真之类,多为道士,筑观京师,西望瑶池,盖言道观之盛?!短苹嵋罚禾骞?,荐享圣祖玄元皇帝,奏混成紫极之乐。东来紫气,盖言太清之尊,与上宫阙一类?;蛞匝赝跄?,喻贵妃之册为太真,紫气函关,讥玄元之降於永昌,如此说,是追数先皇之失,非回忆前朝之盛矣。张衡《四愁诗》:“侧身西望涕沾裳?!薄读凶印罚褐苣峦跛烈庠队?,升昆仑之丘,遂宾于西王母,触于瑶池之上?!逗何淠诖罚浩咴缕呷?,上齐居承华殿,忽青鸟从西来,集殿前。上问东方朔,朔曰:“此西王母欲来也?!雹堋豆匾诖罚汗亓钜渤5锹ネ?,见东极有紫气西迈,曰:“应有圣人经过京邑?!蹦苏?。其日果见老君乘青牛车来过?!厩恪刻毂υ?,田同秀见老君降于永昌街,云有灵宝符在函谷关尹喜宅傍。上发使求得之。瑶池,本对函关,以声律不谐,故句中参用变通之法。⑤阴铿诗:“云移莲势出?!薄兑俏乐尽罚禾浦朴酗粑舱仙?。崔豹《古今注》:雉尾扇,起于殷世。高宗时,有雉雊之样,服章多用翟羽,缉雉羽以为扇,以障翳风尘。朱注云:《唐会要》:开元中萧嵩奏,每月朔望,皇帝受朝于宣政殿,宸仪肃穆,升降俯仰,众人不合得而见之。请各羽扇,上将出,扇合,坐定,乃去扇。唯宸仪不欲令人见,故必俟扇开日绕,始得望见圣颜。云移,状障扇之两开。龙鳞,谓衮衣之龙章?!境伦ⅰ渴烦泼骰室欠段袄?,有非常之表?!蹲有楦场罚骸罢绽昧??!薄妒浪怠罚褐罡鹆猎唬骸敖袢崭炊檬パ??!雹抟晃圆捉?,本谢安高卧东山。任昉诗:“沧江路穷此?!北帐骸俺烈鞣妓晖??!雹叻对剖骸凹富孛髟乱?,飞梦到江边?!鼻嗨?,官中门名,注别见。楼钥曰:点,与玷同,古诗多用之。束皙《补亡》诗:“鲜侔晨葩,莫之点辱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51.html" target="_blank">左思《二唐兄弟赞》:“二唐洁己,乃点乃污?!甭截省洞鹉谛窒J濉肥骸凹冗督鹇硎?,复点铜龙门?!鄙蛟肌蹲嗟踉础罚骸暗闶兰疑?,将被比屋?!弊用勒兄钕陀米掷?。焦竑云:王建诗:“殿前传点各依班,召对西来入诏蛮?!备翘迫寺庞弥?,亦可证杜诗之不音玷矣。沈约《奏弹孔稚珪文》:正臣稚珪,历奉朝班。卢德水疑上四用宫殿字太多,五六似早朝诗语。今按:赋长安景亭,自当以宫殿为首,所谓“不睹皇居壮,安知天子尊也。公以布衣召见,感荷主知,故追忆入朝觐君之事,没齿不忘。若必全首俱说秋景,则笔下有秋,意中无兴矣。此章下六句,俱用一虚字二实字於句尾,如“降王母”、“满函关”、“开宫扇”、“识圣颜”、“惊岁晚”、“点朝班”,句法相似,未免犯上尾叠足之病矣。

  其六

  瞿唐峡口曲江头①,万里风烟接素秋②?;ㄝ嗉谐峭ㄓ?,芙蓉小苑入边愁④。珠帘绣柱围黄鹄⑤,锦缆牙樯起白鸥⑥?;厥卓闪栉璧丌?,秦中自古帝王州⑧。

 ?。?,思长安曲江,叹当时之游幸也。上四,叙致乱之由。下四,伤盛时难再。瞿峡曲江,地悬万里,而风烟遥接,同一萧森矣。长安之乱,起自明皇,故追叙昔年游幸始末?!抖乓堋罚撼峭ㄓ?,前则敦伦勤政。苑入边愁,后则耽乐召忧。见一人之身,而理乱顿殊也。因想边愁未入之先,江上离宫,珠帘围鹄,江间画舫,锦缆惊鸥,曲江歌舞之场,回首失之,岂不可怜!然秦中自古建都之地,王气犹存,安知今日之乱,不转为他日之治乎?【钱笺】万里风烟,即所谓“塞上风云接地阴”也?!竟俗ⅰ抗蠲芏起乐偃粑?,舟楫多而白鸥之游忽起,此皆实景。旧云柱帷绣作黄鹄文者,非?!境略笾葑ⅰ壳肜钟卧?、杏园、慈恩寺等相近,地本秦汉遗迹,唐开元中,疏凿更为胜境,故有末二句。帝王州,又起下汉武帝。)

 ?、佟斗接呤だ馈罚忽奶料?,在夔州东一里,旧名西陵峡,乃三峡之门。陆机《辩亡论》:“谨守峡江口?!薄毒缣嘎肌罚呵?,唐开元中疏凿为胜境,花卉环周,烟水明媚,都人游赏盛於中和上巳节。刘《小说》:园本古曲江,文帝恶其名曲,改名芙蓉,为其水盛而芙蓉富也②韦鼎诗:“万里风烟异?!绷蹒骸胺庇⒙渌厍??!弊ⅲ骸扒镂鞣桨咨?,故曰素秋?!雹邸毒商剖椤罚耗夏谠恍饲旃?,宫西南隅有花萼相辉勤政务本之楼??炅?,遣范安及于长安,广花萼楼,筑夹城,至芙蓉苑?!冻ぐ仓尽罚嚎?,筑夹城,入芙蓉园,自大明宫夹罗城复道,经通化门,以达南内兴庆宫,次经明春延喜门,至曲江芙蓉园,而外人不之知也。张正见诗:“御气响钧天?!雹堋厩恪柯簧椒幢ㄖ?,帝欲迁幸,登兴庆宫花萼楼置洒,四顾凄怆,所谓“小苑入边愁”也。小苑,指宜春苑?!兑煌持尽罚很饺卦?,即秦宜春苑地?!逗菏椤は敉罚骸笆鹦≡范藕??!扁仔攀骸巴3敌≡吠??!背滤兆忧涫?,“故乡梦中近,边愁酒上宽?!雹荨段骶┰蛹恰罚赫蜒舻?,织珠为帘。裴子野诗:“流云飘绣柱?!薄段骶┰蛹恰罚赫训凼荚?,黄鹄下建章太液池中,帝作歌。⑥庾信诗:“锦缆回砂碛?!薄栋Ы细场罚骸疤嵫篱??!惫攀骸跋笱雷鞣??!薄钝浴罚骸伴晌?,锐如牙也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54.html" target="_blank">何逊诗:“可怜双白鸥,朝夕水上游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9.html" target="_blank">王粲《七哀》诗:“南登灞陵岸,回首望长安?!扁仔攀骸罢怨爬锤栉璧??!雹唷妒芳恰?a href="/chaxun/zuozhe/7312.html" target="_blank">刘敬传》:“轻骑一日一夜可至秦中?!毙幻x诗:“江南佳丽地,金陵帝王州?!薄肚丶汀罚何厉彼敌⒐唬骸扒鼐莺由街?,东向以制诸侯,此帝王之业也?!痹笾莩峦⒕丛唬捍顺猩险?,先宫殿而后池苑也。下继昆明二章,先内苑而及城外也。上下四章,皆前六句长安,后二句夔州。此章在中间,首句从瞿唐引端,下六则专言长安事,俱见章法变化。

  其七

  昆明池水汉时功①,武帝旌旗在眼中②。织女机丝虚夜月,石鲸鳞甲动秋风③。波漂菰米沉云黑④,露冷莲房坠粉红⑤。关塞极天唯鸟道⑥,江湖满地一渔翁⑦。

 ?。ㄆ哒?,思长安昆明池,而叹景物之远离也。织女二句,记池景之壮丽,承上眼中来。波漂二句,想池景之苍凉,转下关塞去。于四句分截,方见曲折生动。旧说将中四句作伤感其衰,《杜臆》作追溯其盛,此独分出一盛一衰,何也?曰:织女鲸鱼,亘古不移,而菰米莲房,逢秋零落,故以兴已之漂流衰谢耳。穿昆明以习水战,其迹起于武帝,此云旌旗在眼,是借汉言唐。若远谈汉事,岂可云在眼中乎?公《寄岳州贾司马》诗:“无复云台仗,虚修水战船?!痹蛑骰试么诖艘?。身阻鸟道,而迹比渔翁,以见还京无期,不复睹王居之盛也?!境略笾葑ⅰ抗厝?,即塞上风云。江,即江间波浪。带言湖者,地势接近,将赴荆南也。公诗“天入沧浪一钓舟”,“独把钓竿终远去”,皆以渔翁自比。)

 ?、佟逗菏椤罚涸魅?,发谪吏,穿昆明池。臣瓒曰:《西南夷传》:越巂昆明国有滇池,方三百里,汉使求通身毒国,为昆明所闭。欲伐之,故作昆明池,象之以习水战,在长安西南,周回四十里?!冻ぐ仓尽罚豪ッ鞒?,在长安县西二十里。虞茂诗:“昆明池水秋色明?!雹凇妒芳恰て阶际椤罚何涞鄞笮蘩ッ鞒?,治楼船高十余丈,旗帜加其上,甚壮?!段骶┰蛹恰罚豪ッ鞒刂?,有戈船楼船各数百艘,楼船上建楼橹,戈船上建戈矛,四角垂幡旄葆麾盖,照灼涯涘?!都矣铩罚骸办浩扃头?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76.html" target="_blank">徐陵诗:“密意眼中来?!?br>
 ?、鄄芘吨竟帧罚豪ッ鞒刈鞫?,东西相望,像牵牛织女。晋夏歌:“昼夜理机丝?!毙橐?、动秋,静与动对?!段骶┰蛹恰罚豪ッ鞒乜逃袷ㄓ?,每至雷雨常鸣吼,髻尾皆动。刘孝威诗:“雷奔石鲸动,水阔牵牛遥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4727.html" target="_blank">蔡邕《汉律赋》:“鳞甲育其万物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285.html" target="_blank">陈琳檄:“随波漂流?!薄侗静萃季罚狠?,即茭白,其台中有黑者,谓之茭郁,后结实,雕菰米也。庾肩吾诗:“黑米生菰葑,青花出稻苗?!闭源喂唬撼猎坪?,言菰米之多,一望黯黯如云之黑也。鲍照诗:“沉云日夕昏?!辈嚏摺对铝钫戮洹罚阂跽?,密云也,沉者,云之重也。沉云意本此。王褒诗:“塞近边云黑?!雹萏涨笔骸蔽粑恨?,今作秋莲房?!扁准缥崾骸扒锸鞣煲?,寒池坠黑莲?!毙煨⒉骸摆肚Ψ酆??!薄旧圩ⅰ苛踅嶙?,花蒂褪落,故坠粉红。⑥庾肩吾诗:“辇道同关塞?!薄犊状宰印罚骸笆廊搜愿哒?,必以极天为称?!薄赌现邪酥尽罚骸澳竦浪陌倮?,以其险绝,兽犹无蹊,特上有飞鸟之道耳?!雹摺读凶印罚骸吧碓诮??!彼濉锻锨罚骸坝巫硬还樯?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90.html" target="_blank">傅玄诗:“渭滨渔钓翁,乃为周所谘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678.html" target="_blank">杨慎曰:隋任希古《昆明池应制》诗,“回眺牵牛渚,激赏钟鲸川?!北慵窖缋制?。今一变云:“织女机丝虚夜月,石鲸鳞甲动秋风?!倍林?,则荒烟野草之悲,见于言外矣?!段骶┰蛹恰罚禾撼刂杏械褫?,紫箨绿节,尧雏雁子,唼喋其间?!度ɑ仆肌吩疲汗朔褐鄄闪?,为巴人棹歌,便见人物游戏,宫沼富贵。今一变云:“波漂菰米沉云黑,露冷莲房坠粉红?!倍林?,则兵戈乱离之状俱见矣。杜诗之妙,在能翻古语,千家注无有引此者,因悟杜诗之妙如此。

  钱谦益曰:今人论唐七律,推老杜昆明池水为冠,实不解此诗所以佳。昔人叙昆明之盛者,莫如孟坚、平子,一则曰“集乎豫章之馆,临乎昆明之池,左牵牛而右织女,若云汉之无涯?!币辉蛟唬骸霸フ抡涔?,揭焉中峙,牵牛立其左,织女处其右,日月于是乎出入,象扶桑与濛汜?!贝搜钣眯匏涫⑹乐囊?。余谓:班张以汉人叙汉事,铺陈名胜,故有云汉日月之言,杜公以唐人叙汉事,摩挲陈迹,故有夜月、秋风之句。何谓彼颂繁华,而此伤丧乱乎?菰米莲房,此补班张所未及,沉云坠粉,描画素秋景物,居然金碧粉本。池水本黑,故赋言黑水玄阯,菰米沉沉,象池水之玄黑,乃极言其繁殖也。用修言兵火残破,菰米漂沉不收,不已倍乎。又云:此紧承“秦中自古帝王州”而申言之,故时则曰汉时,帝则曰武帝。织女石鲸、莲房菰米、金堤灵沼之遗迹,与戈船楼橹并在眼中,因自伤其僻远,而不得见也。於上章末句,克指其来脈,则此中叙致褶叠环锁,了然分明矣。按:王嗣奭云:织女鲸鱼,铺张伟丽,壮千载之观;菰米莲房,物产丰饶,溥万民之利,此本追溯盛事也。说同《钱笺》。范季随《陵阳先生室中语》曰:少陵七律诗,卒章有时而对,然语意皆收结之词,今人学之,于诗尾作一景联,一篇之意,无所归宿,非诗法也。

  其八

  昆吾御宿自逶迤①,紫阁峰阴人渼陂②。香稻啄残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③。佳人拾翠春相问④,仙侣同舟晚更移⑤。彩笔昔曾干气象⑥,白头今望苦低垂⑦。

 ?。ò苏?,思长安胜境,溯旧游而叹衰老也。香稻二句,记秋时之景,连属上文。佳人二句,忆寻春之兴,引起下意。仍在四句分截?!堆菀濉罚汗猿ぐ灿螠勞?,必道经昆吾御宿,及至,则见紫阁峰阴,入于渼陂,所谓“半陂以南纯浸山”者是也?!短平狻罚赫宰⒁韵愕疽涣棺胺?,诗意本谓香稻则鹦鹉啄余之粒,碧梧乃凤凰栖老之枝,盖举鹦凤以形容二物之美,非实事也。若云“鹦鹉啄余香稻粒,凤凰栖老碧梧枝,”则实有凤凰鹦鹉矣?!境略笾葑ⅰ肯愕?、碧悟,属昆吾御宿。拾翠、同舟,属渼陂。公《城西泛舟》诗“青蛾皓齿在楼船,横笛短萧悲远天,”所谓“佳人拾翠春相问”也。又《与岑参兄弟游渼陂行》“船舷瞑戛云际寺,水面月出蓝田关”,所谓“仙侣同舟晚更移”也。春相问,彼此问遗也。晚更移,移掉忘归也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12871.html" target="_blank">张綖注】气象,指山水之气象。干者,言彩笔所作,气凌山水也,即指《渼陂行》及《城西泛舟》等篇言?!局熳ⅰ看司涞庇搿短庵<嗪ぁ贰案呈制蟆辈慰?。钱笺引“气冲星象表,词感帝王尊”,解作赋诗干主,非也?!菊旁蹲ⅰ看耸┝肷险履┝?,皆属对结体。昔曾对今望,意本明白,旧作吟望,乃字讹耳。陈注又云:此望字与望京华相应,既望而又低垂,并不能望矣。笔于气象,昔何其壮;头白低垂,今何其惫。诗至此,声泪俱尽,故遂终焉。)

 ?、佟抖乓堋罚捍苏滤?,不专在渼陂??肌睹ぶ尽罚河蘩ノ?,傍南山而西,皆武帝所开上林苑,方三百里,其故基跨今盩厔、鄠、蓝田、咸宁、长安五县之境,而渼陂在鄠,昆吾御宿皆在上林苑中。曰逶迤,则延袤广矣?!队鹆愿承颉罚何涞酃憧狭?,东南至宜春、鼎湖、御宿、昆吾?!窘鹱ⅰ坑?,以武帝宿此得名?!冻ぐ仓尽罚豪ノ嵬?,在蓝田县境。御宿川,在万年县西南四十里?!端酿└琛罚骸澳呱?,深谷逶迤?!卞藻?,回远貌。②《通志》:紫阁峰,在圭峰东,旭日射之,烂然而紫,其形上耸,若楼阁然。张礼《游城南记》:圭峰紫阁,在终南山寺之西?!兑煌持尽罚鹤细蠓?,在鄠县东南三十里。③【陈注】公《与鄠县源大少府宴渼陂》诗有“饭抄云子白”句,说者谓云子,碎云母,以拟饭之白?!赌隙几场罚合愕鞠视??!厩恪?a href="/chaxun/zuozhe/257.html" target="_blank">沈括《笔谈》及洪兴祖《楚辞补注》并作“红豆啄余鹦鹉?!?,当以《草堂》本为正?!对葡岩椤罚豪罟昴暝断嬷胁煞檬贵凵?,唱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807.html" target="_blank">徐彦伯诗:“巢君碧梧树?!薄渡胶>罚夯粕接心?,其状如鸮,人舌能言,名曰鹦鹉。郑玄《诗笺》:“凤凰之性,非梧桐不栖”《说苑》:黄帝即位,凤集东囿,栖帝梧树,终身不去。④《楚辞》:“唯佳人之独怀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66.html" target="_blank">曹植《洛神赋》:“或采明珠,或拾翠羽?!狈殃剖骸胺冀际按淙?,回袖卷芳春?!薄久五鲎ⅰ肯辔?,乃诗人“杂佩以问之”之意?!肚昂骸ぢ创罚骸笆室??!毖兆ⅲ骸拔室?,谓饷馈之也。遗,去声?!雹葜芡醢骸跋陕伦哉行??!薄逗蠛菏椤罚豪钼哂牍┩鄱?,众宾望之,以为神仙。⑥《南史》:江淹尝宿冶亭,梦郭璞谓曰:“吾有彩笔,在卿处多年,可以见还?!蹦颂交持?,得五色笔以授之。嗣后有诗绝无美句,时人谓之才尽。江淹《丽色赋》:“非气象之可譬?!雹吆汗攀骸傲钗野淄?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33.html" target="_blank">司马相如《美人赋》:“铺张低垂?!蔽馕记闭唬菏辛?,兴居其一,凡阴阳寒暑、草木鸟兽、山川风景,得于适然之感而为诗者,皆兴也。风雅多起兴,而楚骚多赋比。汉魏至唐,杰然如老杜《秋兴》八首,深诣诗人间奥,兴之入律者宗焉。

  张綖曰:《秋兴》八首,皆雄浑丰丽,沉着痛决,其有感于长安者,但极摹其盛,而所感自寓於中。徐而味之,则凡怀乡恋阙之情,慨往伤今之意,与夫外夷乱华,小人病国,风俗之非旧,盛衰之相寻,所谓不胜其悲者,固已不出乎意言之表矣。卓哉一家之言,夐然百世之上,此杜子所以为诗人之宗仰也。

  陈继儒曰:云霞满空,回翔万状,天风吹海,怒涛飞涌,可喻老杜《秋兴》诸篇。

  郝敬曰:《秋兴》八首,富丽之词,沉浑之气,力扛九鼎,勇夺三军,真大方家如椽之笔。王元美谓其藻绣太过,肌肤太肥,造语牵率而情不接,结响奏合而意未调,如此诸篇,往往有之。由其材大而气厚,格高而声弘,如万石之钟,不能为喁喁细向,河流万里,那得不千里一曲?子美之于诗,兼综条贯,非单丝独竹,一戛一击,可以论宫商者也。又曰:八首,声韵雉畅,词采高华,气象冠冕,是真足虎视词坛,独步一世。

  泽州陈冢宰廷敬曰:《秋兴八首》,命意练句之妙,自不必言、即以章法论:分之如骇鸡之犀,四面皆见;合之如常山之阵,首尾互应。前人皆云李如《史记》,杜如《汉书》,予独谓不然,杜合子长、孟坚为一手者也。
-----------仇兆鳌 《杜诗详注》-----------

杜甫

杜甫(712年—770年),字子美,汉族,本襄阳人,后徙河南巩县。自号少陵野老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与李白合称“李杜”。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,杜甫也常被称为“老杜”。

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,被后人称为“诗圣”,他的诗被称为“诗史”。后世称其杜拾遗、杜工部,也称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
杜甫创作了《春望》《北征》《三吏》《三别》等名作。乾元二年(759年)杜甫弃官入川,虽然躲避了战乱,生活相对安定,但仍然心系苍生,胸怀国事。虽然杜甫是个现实主义诗人,但他也有狂放不羁的一面,从其名作《饮中八仙歌》不难看出杜甫的豪气干云。

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,他有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宏伟抱负。杜甫虽然在世时名声并不显赫,但后来声名远播,对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,大多集于《杜工部集》。

相关作者
[唐] 岑参
岑参(约715-770年),唐代边塞诗人,南阳人,太宗时功臣岑文本重孙,后徙居江陵。岑参早岁孤贫,从...
[唐] 王建
王建(768-835),字仲初,颍川(今河南许昌)人,唐朝诗人。 出身寒微,一生潦倒。曾一度从军,...
[南北朝] 谢灵运
谢灵运(385年—433年),原名公义,字灵运,以字行于世,小名客儿,世称谢客。南北朝时期杰出的诗人...
[魏晋] 曹植
曹植(192年-232年12月27日),字子建,沛国谯县(今安徽省亳州市)人,生于东武阳(今山东莘县...
[南北朝] 鲍照
鲍照(414年-466年),字明远,东??と耍ń袷羯蕉僖适欣剂晗爻こ钦颍?,中国南朝宋杰出的文学家、...
[魏晋] 刘琨
刘琨(271年—318年6月22日),字越石,中山魏昌(今河北无极县)人,西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,晋朝...
[魏晋] 傅玄
傅玄(217年—278年),字休奕。北地郡泥阳县(今陕西铜川耀州区东南)人。西晋时期文学家、思想家。...
[汉] 苏武
苏武(前140年—前60年),字子卿,汉族,杜陵(今陕西西安)人,代郡太守苏建之子。西汉大臣。 武...
[魏晋] 陆机
陆机(261年-303年),字士衡,吴郡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西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出身吴郡陆氏,...
[无] 前人
[唐] 沈佺期
沈佺期(约656—约715),字云卿,相州内黄(今安阳市内黄县)人,唐代诗人。与宋之问齐名,称“沈宋...
[宋] 沈括
沈括(1031—1095),字存中,号梦溪丈人,汉族,浙江杭州钱塘县人,北宋政治家、科学家。 沈括...
[唐] 严武
严武(726年—765年),字季鹰?;莼酰ń裆挛骰酰┤?。唐朝中期大臣、诗人,中书侍郎严挺之之子...
[魏晋] 陈琳
[汉] 司马相如
司马相如(约公元前179年—前118年),字长卿,汉族,蜀郡成都人,祖籍左冯翊夏阳(今陕西韩城南)侨...
[] 张衡
[魏晋] 蔡琰
蔡琰,字文姬,又字昭姬。生卒年不详。东汉陈留郡圉县(今河南开封杞县)人,东汉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。初嫁...
[魏晋] 潘岳
潘安(247年―300年),即潘岳,字安仁。河南中牟人。西晋著名文学家、政治家,潘安之名始于杜甫《花...
[魏晋] 阮籍
阮籍(210年—263年),三国时期魏国诗人。字嗣宗。陈留(今属河南)尉氏人。竹林七贤之一。曾任步兵...
[魏晋] 王粲
王粲(177年—217年2月17日),字仲宣。山阳郡高平县(今山东微山两城镇)人。东汉末年文学家,“...
[魏晋] 张协
张协(?~307?),字景阳。西晋文学家,安平(今属河北?。┤?。父亲张收,蜀郡太守。张协少有俊才,与...
[魏晋] 左思
左思(约250~305),字太冲,齐国临淄(今山东淄博)人。西晋著名文学家,其《三都赋》颇被当时称颂...
[南北朝] 范云
范云(451~503年),字彦龙,南乡舞阴(今河南泌阳县西北)人,南朝文学家。范缜从弟,子范孝才。 ...
[南北朝] 何逊
南朝梁诗人,字仲言,东海郯(今山东省兰陵县长城镇)人,何承天曾孙,宋员外郎何翼孙,齐太尉中军参军何询...
[南北朝] 江淹
江淹(444年—505年),字文通,南朝著名政治家、文学家,历仕三朝,宋州济阳考城(今河南省商丘市民...
[南北朝] 沈约
沈约(441~513年),字休文,汉族,吴兴武康(今浙江湖州德清)人,南朝(宋、齐、梁朝时期)文学家...
[南北朝] 王褒
王褒(前90年—前51年),蜀资中(今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昆仑乡墨池坝)人。西汉时期著名的辞赋家,与扬...
[南北朝] 王台卿
王台卿,中国南北朝时期梁国诗人,代表作《南浦别佳人》《陌上?!返?。
[南北朝] 韦鼎
韦鼎(515~593)字超盛,京兆杜陵(今陕西省西安东南)人。梁时,累官至中书侍郎。陈时,官为黄门郎...
[南北朝] 徐陵
徐陵(507-583年),字孝穆,东??ほ跋兀ń裆蕉俺窍兀┤?。南朝著名诗人和文学家,戎昭将军、太子...
[南北朝] 阴铿
阴铿(约511年-约563年),字子坚,武威姑臧(今甘肃武威)人。南北朝时代梁朝、陈朝著名诗人、文学...
[南北朝] 庾肩吾
庾肩吾(487年—551年),字子慎。原籍南阳新野(今属河南)人。中国南朝梁代文学家、书法理论家?!?..
[南北朝] 庾信
庾(yǔ)信(513年—581年),字子山,小字兰成。南阳新野(今河南新野)人,南北朝时期文学家、诗...
[唐] 孔德绍
孔德绍:会稽人,大约生活于隋末唐初时期??撞阒?、孔宗笵之孙、孔子的第34世孙、孔敏行的五世祖。有...
[唐] 皎然
[明] 徐渭
徐渭(1521年3月12日—1593年),汉族,绍兴府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初字文清,后改字文长,号...
[明] 杨慎
杨慎(1488年12月8日—1559年8月8日),字用修,初号月溪、升庵,又号逸史氏、博南山人、洞天...
[唐] 徐彦伯
[唐] 任希古
[唐] 萧嵩
[唐] 房琯
[宋] 楼钥
[宋] 杨氏
[宋] 玉真
[唐] 李密
[宋] 王元
[唐] 吴筠
[唐] 织女
[唐] 少年
[清] 钱谦益
钱谦益(1582年10月22日—1664年6月17日),字受之,号牧斋,晚号蒙叟,东涧老人。学者称虞...
[汉] 蔡邕
蔡邕(yōng)(133年—192年),字伯喈。陈留郡圉(yǔ)(今河南省开封市圉镇)人。东汉时期著...
[汉] 班固
班固(32年—92年),字孟坚,扶风安陵(今陕西咸阳东北)人,东汉著名史学家、文学家。班固出身儒学世...
[南北朝] 孔稚珪
孔稚珪(447~501),南朝齐骈文家。一作孔珪,字德璋,会稽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刘宋时,曾任尚书...
[南北朝] 张正见
张正见,(?——约575年)字见赜,清河东武城人。生年不详,卒于陈宣帝太建中。年四十九岁,代表作有《...
[宋] 本之
[宋] 陈泽
[宋] 范季随
[宋] 高华
[宋] 洪兴祖
[宋] 乐章
[宋] 刘敬
[] 沈佺
[宋] 拾遗
[宋] 严肃
[元] 范梈
[明] 陈继
[明] 陈继儒
[明] 焦竑
[明] 唐诗
[明] 鹦鹉
[明] 张綖
相关诗词
单双南京大学